首页 > 新闻报道 > 郭建祥,领跑设计

郭建祥,领跑设计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27日 已有1条评论 点击数:13226

受访 & 供图 / 郭建祥    采访 / 吴英华    摄影 / 黄臻

郭建祥,现任上海现代设计集团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副院长,副总建筑师,在机场和交通类建筑设计领域卓有成就。
郭建祥,现任上海现代设计集团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副院长,副总建筑师,在机场和交通类建筑设计领域卓有成就。
 

我们常常赞美近二三十年来中国建筑行业处于一个井喷式发展的黄金年代,又不得不感叹繁重的项目设计任务逼迫许多杰出建筑师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的工作状态。作为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副总建筑师,郭建祥似乎永远都有一大堆设计事务亟待处理。印象中,他总是语速极快地跟人讨论方案、修改图纸、比对材料……也许正是这种兢兢业业、忘我工作的精神,让他在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奋勇向前,一再创造设计领域的各种“第一”,成为国内交通建筑设计的领跑者。

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剖面图
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剖面图
 

浦东机场:迈出国内超大项目原创设计的第一步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T1和T2航站楼的设计是郭建祥创作生涯中相当关键的一页。T1航站楼的设计由法国ADPI公司和华东院共同完成,外方设计团队提供设计概念和整体方案,中方设计团队负责进行深化设计。由于国内建筑理念和建筑技术发展的相对滞后,这种外方建筑师主导设计方案的合作模式,直到现在仍然是国内许多重大公共建筑项目的常见选择。但郭建祥和华东院的设计团队不甘于这种跟在人家后面打下手的角色,他们一方面利用浦东机场T1航站楼的建筑实践进行技术和设计积累,一方面也积极寻找可以施展自身设计抱负的机会。2003年,在浦东机场二期工程的设计招标中,华东院设计团队抓住了这一宝贵机会。原本他们只是作为咨询方,提供前期技术服务和设计咨询。然而,凭借对项目的深刻理解,郭建祥和他的同事们提出了诸多建设性的构想,加上华东院几十年来参与虹桥机场设计和历次改造,让机场集团决定由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单独负责浦东机场T2航站楼的原创设计和设计总承包。

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的设计方案在T1的基础上延伸并发展,以连续的波浪形曲线屋面与T1航站楼形成呼应,塑造出海鸥翱翔的意象。
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的设计方案在T1的基础上延伸并发展,以连续的波浪形曲线屋面与T1航站楼形成呼应,塑造出海鸥翱翔的意象。
 

浦东机场T2航站楼是首个由国内设计院进行原创设计和设计总承包的超大型国际航空枢纽港项目,开国内建筑界之先河。回顾当时的经历,郭建祥感慨说:“(浦东机场)T1和国外设计师合作,T2从方案概念设计开始就由华东院自己做。这两种经历和感受是截然不同的,对设计团队的提升也非常大。我们感谢上海有这样的业主,他们非常有远见和胆识,选择国内设计团队来做这个项目。对华东院来说,既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挑战。”郭建祥和华东院设计团队没有辜负业主的托付,T2航站楼的设计方案在T1的基础上延伸并发展,充分展示体积、空间和力度美,表达出交通建筑高效、现代的精神内涵。T2航站楼以连续的波浪形曲线屋面与T1航站楼形成呼应,塑造出海鸥翱翔的意象,不仅强化了原先的建筑主题,也象征着上海的发展和腾飞。在室内设计上,T2航站楼突破以往空港建筑大量采用金属材料的视觉效果,着重体现流畅、效率、安静和人性化的要素。郭建祥说:“浦东机场二期航站楼的吊顶设计很有特点。一个特点是颜色的运用,另一个是独特的建筑造型带来的吊顶造型。对于二期的室内设计来说,用什么颜色或形式来表达相当关键。我们选择木纹色有这样一些考虑:首先,这种颜色和一期的蓝色是一个对比,一种呼应。第二,这种颜色应该是能为旅客所接受的,温馨、舒适、人性化的颜色。另外,在整个二期建设中,我们采用了许多绿色建筑的原则和绿色设计的理念,这种生态的木纹色,正好是对整个航站楼设计一种很好的诠释。”

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内部,阳光透过木纹色吊顶上的“龙眼”天窗徐徐洒落,给人以融入自然的惬意感受,也点出了T2航站楼绿色环保的设计特点。
上海浦东机场T2航站楼内部,阳光透过木纹色吊顶上的“龙眼”天窗徐徐洒落,给人以融入自然的惬意感受,也点出了T2航站楼绿色环保的设计特点。#page#

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组织架构总平面示意图&剖面示意图
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组织架构总平面示意图&剖面示意图
 

虹桥枢纽:开启国内综合交通枢纽设计先河

2006年,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就规划设计举行国际招标,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和美国L&B公司中标虹桥枢纽的规划方案。华东院开始进行虹桥枢纽的原创方案设计,并最终承担了这一超大型世界级综合交通枢纽的全程设计和总体协调工作。郭建祥就这样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建筑作品不期而遇,还来不及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种种严峻挑战就扑面而来:虹桥枢纽是“轨、路、空”三位一体的超大型世界级综合交通枢纽,其规模之宏大,功能之复杂,工期之紧迫,在国内史无前例,在国际上也屈指可数。它涵盖了除水运外的所有现代交通模式,由航空、铁路、磁悬浮、地铁、公路等多种交通方式组成,日旅客吞吐量可达110万人次,涉及不同功能的建筑单体11个,建筑面积142万平方米,拥有64种可能的连接,56种换乘模式。如何组织如此复杂的人流,以满足整个交通枢纽的运营要求?郭建祥和设计团队抓住了综合交通枢纽最关键的核心——换乘。他说:“最基本的还是考虑如何让整个换乘更加简洁、高效、便捷,从而让各个功能块之间的安排变得最明晰、最合理。”三大主要换乘层面的设计,特征鲜明的主要空间节点,多出入口多车道的立体空间格局和组织方式都为虹桥枢纽的高效换乘提供了有力保障。

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内部的各种换乘和通道巧妙运用“桥”的概念,塑造出高低变化、错落有致的室内空间,同时通过吊顶走向和灯光设计对空间流线进行有效区分和引导。
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内部的各种换乘和通道巧妙运用“桥”的概念,塑造出高低变化、错落有致的室内空间,同时通过吊顶走向和灯光设计对空间流线进行有效区分和引导。
 

虹桥枢纽的规划设计实现了土地资源、配套设施和城市环境资源的集约化,“功能性即标志性”的设计理念更体现出以人为本的设计思想。在中国城市化进程快速推进的今天,这个经典案例值得人们反复揣摩和深思。郭建祥认为,尽管虹桥枢纽开启了国内综合交通枢纽的设计先河,但有一点虹桥枢纽和国内其他类似项目不太一样。“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枢纽,它本身有机场,有高铁,有磁悬浮,需要枢纽这个功能。上海市政府高瞻远瞩,把这些建筑安排在一起,应该说它是一个有机的组织,而不是一个刻意打造出来的枢纽。当时的业主和市政府提出,综合性交通枢纽并不强调高大恢宏的空间,它希望首先把整个流程、功能处理好,这反而对我们的设计提出了更好的要求。”设计团队把握住“功能性即标志性”的设计理念,着重处理好虹桥枢纽的各项功能。整个虹桥枢纽水平横向展开,以功能单元群体组合的方式将高铁、磁悬浮、航空港三大交通模式和地铁、车库、公交等辅助交通方式和办公商业有机整合,功能单元清晰,换乘顺畅便捷,各功能空间视线通达,上下贯通,一览无余;整体建筑造型简洁平直,精致生动,建筑空间尺度得宜、环境宜人,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绿色生态的设计理念。在其中,乘客可自由灵活选择所需的交通方式,各类现代化交通的特点和功能也得以体现。它不仅为乘客提供了交通换乘平台,也为各类现代化交通提供了发展空间。

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内部的各种换乘和通道巧妙运用“桥”的概念,塑造出高低变化、错落有致的室内空间,同时通过吊顶走向和灯光设计对空间流线进行有效区分和引导。
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内部的各种换乘和通道巧妙运用“桥”的概念,塑造出高低变化、错落有致的室内空间,同时通过吊顶走向和灯光设计对空间流线进行有效区分和引导。
 

小结

在郭建祥看来,对于交通建筑,功能是最本质也最应该关注的部分。“设计者必须首先处理好建筑的功能流线,达到使用的高效,在这个基础上再考虑建筑设计。交通建筑的设计要和人的行为模式结合起来,通过设计满足使用者的需求,创造方便、高效、舒适的良好空间感受。”通过自己的建筑实践,他认为现在国内建筑师完全能够把握超大型的复杂交通枢纽建筑,并且可以做得非常好。相较于外国同行,中国建筑师在本土文化、建筑设计和项目协调管理等方面有着不同的优势。像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这样善于学习、不断前进的中国设计企业,将凭借自己的优异表现得到业主的认可和尊敬,在中国乃至世界建筑舞台上大放光彩。

 




发表评论
0
姓名: 提交评论
专题报道            more...